ITyabo app官网评论

四成饿了么骑手是“斜杠青年”,工厂厂长兼职送外卖缓解压力

饿了么近日发布的《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提到,2021年,114万人通过蓝骑士工作获得稳定收入。其中,8%的骑士期待日后成长为物流服务商总裁,骑手与总裁撞出的火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四成饿了么骑手是“斜杠青年”,工厂厂长兼职送外卖缓解压力
四成饿了么骑手是“斜杠青年”,工厂厂长兼职送外卖缓解压力

这份报告的另一个数据也很有意思,外卖配送上线时间、接单时间较为自由,成为新业态劳动者的副业选择。在调研中,四成骑士表示有本职工作,超两成在其他外卖平台从事配送工作。

算一算,所有的骑手群体里,四成都是大家说的“斜杠青年”,送外卖就是他们的副业。确实,对于普通工人来说,养家糊口不易,兼职送外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同时,也有工厂厂长、短视频主播等不同职业的人群用送外卖锻炼身体、调节心情。

做工人不耽误送外卖,一半兼职骑手是工人

“在深圳,我在工厂工作16年,也兼职拍短视频、写头条文、做直播,下班后跑过外卖……我今年36岁了,努力奋斗这么多年,家人能过好生活是我最大的愿望……近日,一位名叫胡军的深圳工厂组长将自己万字自述发布在自己的头条号上,文章名为《《深漂16年做到工厂主管,兼职写头条号、做主播、做骑手,我这个“斜杠工人”为什么不躺平?》引发网友关注。

四成饿了么骑手是“斜杠青年”,工厂厂长兼职送外卖缓解压力

很多普通人逆袭成功的故事,带给他很多启发,他想通过文章告诉更多年轻人,“佛系”、“躺平”是最容易实现的,但选择奋斗会真正改变生活。

文章中,他提到自己成为一名骑手的原因,2017年,他们家迎来了第二个宝宝,也是他渴望的女儿,一儿一女很幸福,但生活压力也不小,每个月的工资基本是入不敷出。通过空闲时间兼职送外卖,以及拍短视频等的收入,胡军每个月能多赚四千元左右。

仔细翻一翻饿了么之前的报告,也有这一个数据。2020蓝骑⼠调研报告显示,56%的骑手有第二职业,其中21%为技术工人。同样,2020上半年,美团平台上近四成骑手有其他工作,其中28%为工厂工人。

事实上,除了胡军,他的不少下属也在兼职做骑手。今年30岁的甘玉汉,是广西玉林人,他在胡军所在的工厂工作了十年,从事五金清洗的工作。家里有三个孩子的甘玉汉,教育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四成饿了么骑手是“斜杠青年”,工厂厂长兼职送外卖缓解压力

受到身边同事的影响,甘玉汉开始尝试兼职外卖跑单增加收入,去年9月份开始,他同时在美团、饿了么兼职跑单送外卖。甘玉汉每天跑单的时间在4个小时左右,一个月能增加3500左右的收入。”下班本身就没什么事情,除了玩游戏、看电视,还不如去跑外卖,长下见识,也还可以赚点钱,这也是一种收入嘛!”

之前网上关于离开工厂去送外卖的讨论不少。但实际上,兼职做骑手的群体中,一半左右是工厂工人。这也说明,进工厂与送外卖并非二选一,大量的工厂工人在兼职做骑手。普通人养家不易,他们不少养家压力较大,每个月利用空闲时间可以增加收入,让远在老家的妻子儿女拥有更好生活。

工厂厂长兼职送外卖放松心情

在通常的想象中,送外卖就是苦累,普通人送外卖就是为了多赚点钱。但从胡军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拍短视频、写头条文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爱好。

包括骑手在内的各种新就业形态,已如毛细血管般渗透至很多人工作和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不少人兼职送外卖,不仅因为要增加收入,也是他们来调节生活、创造更多自我价值的新方式。

之前也有媒体报道,有城市白领因为自己常年待在办公室里,无暇锻炼身体,造成腰酸背痛、严重脱发,心情也不好,想通过送外卖的方式锻炼身体。

深圳的石龙仔是深圳有名的工厂聚集区。每到晚上,不少工人就出来兼职跑单,美团骑手景小飞是其中一员。但和普通工人不同的是,他是这里一家智能卡片的厂长。“没单的时候就戴上耳机,骑着车放空自己,再吼上一嗓子,所有的烦恼都没了!”他目前已经兼职跑单四个月,除了能够增加收入,更重要的是释放工作压力。

四成饿了么骑手是“斜杠青年”,工厂厂长兼职送外卖缓解压力

一开始,作为厂长的景小飞送外卖还拉不下面子,但有次送外卖时碰到了自己的下属,他在电话中说:“外卖到了,你赶紧下来取。”对方非常疑惑,送外卖不是都送上楼吗?他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说:“我是景小飞,是你的厂长。”景小飞说,他还认识了不少有趣的朋友,甚至还有一些服装设计师,也在下班后兼职送外卖。

视频博主、平台主播、外卖骑手……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孕育出了丰富的就业方式,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身兼数职,同时“打几份工”成为名副其实的“斜杠青年”。

以骑手为代表的新就业形态已经成为不少就业者的重要副业选择。

互联网为社会就业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同时也为共享经济带来了更多的可尝试性空间,共同富裕,有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