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互联网圈最特别的“前浪”:爷青回的故事

作者:颖秋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今天你对我不理不睬,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

伴随着小破站回归港股,他的创始人上演了一把前浪爷青回的故事。

故事从何说起呢?

轮回:小破站的故事

作为互联网圈最执着的理想主义者,陈睿榜上有名。

他用十年讲述了一个文青逐梦的故事,上演了人间真实。

2021年3月29日上午9时30分,bilibili在香港交易所(HKEx)二次上市,这是B站第二次敲响上市的钟声,距离第一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过去了三年零一天。

上市当天,陈睿致用户公开信写道:

B站最大的功劳归功于UP主,他们不是明星,不是大V,也不是所谓的网红,只是有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的一群普通人。他们技艺越来越成熟,受到越来越多粉丝的喜欢。“视频化”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随着设备和技术的升级,视频将成为互联网内容的主流。视频创作将无所不在,铺满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在这个大趋势下,未来,中国将会有上千万名有才华的UP主,他们能创作出最精品的视频内容。

为了让千千万万个有才能的平凡人找到精神追求,他早在2009年就开始投身小破站。

那一年,2009年,长视频被认为是网络视频的主流,而小破站在中国互联网的视频行业当中可以说是一个边缘存在。

小破站的初期用户主要来自中国另一个二次元社区AcFun(A站)。只是,伴随着A站的逐步下滑,小破站渐渐地访问量突增,经常宕机,于是创始人徐逸做了一个优化版本,这个网站就叫Bilibili,网友习惯性的把它叫做B站。

彼时,陈睿还是猎豹联合创始人,跟着傅盛一起创业,压力大的时候上B站看动漫这成为他消遣减压的一大乐趣,B站的《Fate/Zero》、《刀剑神域》等,都是他喜欢的动漫。他也对弹幕情有独钟。

作为一个铁杆级初始用户,来自动漫的精神陪伴让陈睿对B站的感情与日俱增。

2011年,陈睿主动联系B站的创始人徐逸,做了天使投资人。

陈睿比徐逸大11岁。

2014年,陈睿收到徐逸和IDG资本抛来的橄榄枝,正式加盟B站,成为小破站的董事长。

猎豹上市后,陈睿跟雷军、傅盛说:“我突然觉得我的成就不在于我做的产品有很多用户在用,而是有人愿意为我的产品鼓掌,即使我做的产品只有一个用户为我鼓掌,我也觉得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陈睿说,他在成就感方面跟傅盛不一样。傅盛喜欢赢,胜利能让他非常开心,但陈睿没那么喜欢赢。想明白自己最终想要什么后,陈睿离开猎豹,去做B站了。

也真因为如此,陈睿又被人称之为最佛系的互联网创业者。

公开资料显示,生于1978年的陈睿人比较佛系,性格圆融,像一颗球,在任何状态下都始终守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感,对谁都没有攻击性。

加盟B站之后,他给B站确立了三大内容理想:

第一,要构建一个属于用户的社区,一个用户感受美好的社区。

B站是行业内唯一一个坚持社区准入制的平台。B站的用户大致可以分为过客、注册用户、会员用户和大会员。这也是一个同心圆结构,大会员在最核心的位置,他们最具有忠诚度,而大会员、会员用户、注册用户,形成了一种引力,让偶尔路过的游客逐渐地找到他们的兴趣社区,从而开始注册,变成注册用户。

虽然也有用户因为嫌考试太麻烦而放弃成为会员,然而小破站的坚持不变。

对此,37岁的脱口秀演员rock曾经这样吐槽:

有一次,我在看自己的脱口秀,有两个弹幕在聊天,一个说一点也不好笑啊,另一个说,是我们笑点太高吗?我很生气,想发弹幕。才发现需要注册,注册完还要考试。我就想上网怼一下,我还得考试,考完试还有毕业证吗?有文凭是不是找工作可以用。我去应聘,人家问我:你好。请问什么学历。我回答:B站大会员。

当然,不排除rock这样吐槽是为了表演效果,因为在现实生活中,

更多B站的大会员过了考试会觉得很爽,他们甚至会产生某种优越感“当我成为B站的会员的时候,我能体会到一种很少有的感觉,进入了一个排他性的社区。”

正如杰弗里·摩尔写的《跨越鸿沟》,他在书里提出了经典的早期采用者理论,即客户分为创新采用者(2.5%)、早期采用者(13.5%)、早期大众(34%)、晚期采用者(34%)、落后采用者(16%%),早期采用者往往也是意见领袖,很大程度上他们的价值观和言论决定了平台能否跨越鸿沟成长壮大,甚至形成同心圆出圈。

《我在故宫修文物》之所以在B站火爆,就是因为将很多喜欢纪录片同时还喜欢文物、工匠精神的人都聚集起来,结果在B站上形成了中国最大的纪录片社区

可见,社区是B站的基因。

陈睿高度重视社区氛围。哔哩哔哩社区最重要的两条价值观就是公正和包容。

此外,B站创立11年来始终坚持数据真实。如果数据不真实,用户如何去相信这个社区。如果数据不真实,UP主的创作的优劣,如何得以体现?如果数据不真实,就必然发生劣币驱逐良币,这就是公正。关于包容,B站从一开始单一的动画内容,到后来不断增加的不同的各领域的内容品类。2013年增加Yabo亚博内容品类,2015年增加生活和时尚品类;2019年以来,B站的内容侧供给品类有明显的变化,从过去以游戏类内容和动画、音乐、舞蹈二创类内容为主的供给生态转变为以生活、搞笑、时尚、知识等品类为新增主导的状态。

用户们怀着包容的心态,欢迎优质的内容入驻。这些优质的内容成为种子,吸引更多的UP主来到B站。是包容造就了现在B站百花齐放、生生不息的内容生态。

第二,要为创作者搭建一个舞台,让优秀的创作者能够在这个舞台上施展自己的才华。

B站一直遵守尊重创作者、创作优先、内容品质优先的理念。致力于打造出一个优质健康的内容生态,构建一个产出优质内容的机制,而这个机制的核心,就是up主。在B站的内容生态里成长的最快的是中小up主。

陈睿一直把服务up主,作为公司最重要的工作,把产出优质内容作为公司最重要的目标。公司有1686名员工全职为up主服务。他们服务的不仅仅是知名的网红up主,他们更多的工作内容是将70%流量分给中小up主,甚至是很多不知名的新UP主。给他们最好的服务是让他们拥有更多的观众,是让优质内容获得更多的流量,让优质的up主得到更多的粉丝。

通常UGC视频内容大多都是用户在PC端依靠剪辑软件完成的。B站在2020年7月推出了自己的移动端剪辑软件“必剪”,目的就是降低创作门槛,吸纳更多的用户来到B站进行视频创作。

众所周知,从视频平台来讲,平台获得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是让平台获得更多的流量。而陈睿在短期利益和对up主的支持之间,选择了对up主的支持。他是长期主义者,笃信只有让优质的内容得到更多的流量,优质的up主才会越变越多,而优质的up主越变越多,他能产生更多的好内容,自然平台的流量就会越来越大。

小破站依靠弹幕护体 由边缘逆袭成为主流

我们有感于《延禧攻略》小宫女的逆势,大家对此津津乐道,而其实,小破站也成功上演了逆势的故事。

对于互联网的残酷,陈睿始终有着清醒认知,他曾对媒体表示:“互联网只有两种产品,优秀的和死掉的。……B站增长的动力基本来自于,我希望B站很好的活下去。小国寡民是开心,但你是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很多人会觉得,你曾经很小体验很好,是不是永远不要长大,这个想法很幼稚。”

在互联网视频行业中,长视频、正版、高清画质、内容无风险,这样的一种偏好诞生了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这三大综合视频网站。这三家网站流量很大,采取的都是广告模式,遵循的是头部逻辑,他们会因为一部或几部爆款而快速积攒流量,但很难长期留住用户。比如爱奇艺的《延禧攻略》成为爆品后,带动收看率,吸引流量,再卖掉流量,靠贴片广告增收。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视频这些依靠广告来生存的视频网站,用一个爆红的视频获得足够的流量,然后将流量通过广告变现。在这个商业循环中,用户的非主流需求自然不会受到照顾,也难以形成忠诚度。找不到自己想要的视频转头就去另外两家视频网站。

而B站的商业逻辑不是广告,而是建立基于用户情感需求出发的社群,注重用户的个人性、互动性、社区性和持续性,能够与用户形成密切互动,彼此之间形成黏性。

在爱奇艺、优酷、抖音、快手等其他播放平台,一个视频就是一个内容产品。而在B站,这个视频加上那些纷至沓来的弹幕,才是一个内容产品的完全体。在B站,视频和弹幕会合力构成共创内容。

弹幕不仅仅可以喝彩叫好、戳笑点,它对整个B站社区还有几个关键的作用。

第一,弹幕进一步降低了内容创作的门槛,人人都有参与感。

第二,弹幕给一些视频赋予了新的灵魂,相当于完成了三次创作、四次创作……像什么“爷青回”“有内味了”“AWSL(啊我死了)”“真香”这样的互联网热词都来源于弹幕。

第三,能够采集到更真实准确的用户大数据,因为用户是通过弹幕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信息的。

因为有不断注入新意义的弹幕,所以不同于其他视频网站,B站的视频,你永远都看不到它彻底制作完成的那一天。连续的内容产品永远都能被注入当下感。

UP主和弹幕们共创了这一条条视频,缺一不可。

陈睿自己曾说过,对于我们的用户来讲,B站绝对不是一个视频播放软件,而是一个弹幕软件。所谓无弹幕不B站。弹幕就是B站产品的差异化竞争力,弹幕让B站成为一个触达用户内心的有温度的社区。

因此在B站,其首要目的是用户的认同,B站选择了一条以用户为中心,在视频边缘地带慢慢生长的路。B站得以安静地扶植那些有专业能力的UP主,安静地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在B站里,由内容引出游戏,游戏引发直播,然后直播产生了打赏,就是少数的玩家引来众多的观众,这又产生了一些不可预期的商业机会。从中我们能看出它的收入的溢出性,这其实是一种Lollapalooza效应,就是要素聚集以后,要素之间会涌现出一种新的价值。

B站是用户和客户融合的,在很大程度上,产生内容的人也是消费内容的人。

在B站视频播放有收益的前提下,采取“流量收益+多元化”变现模式,深耕垂直领域,实现适合平台的盈利。

在B站,依靠流量可以让创作者首先拿到一笔收益,而且B站上的很多大V的每期视频播放量都可以达到百万以上,依靠流量带来的直接收益,可以帮助创作者解决前期投入的很多成本,专心从事创作。

商业评论家吴伯凡说:未来中国如果出现像Netflix这样的视频网站,不一定是B站,但它应该是B站这种类型的,拥有平台智能和聚众智能,用户社区很稳定,能够长时间地形成交流和协作,在此基础上能够逐渐地形成基于数据的智能,然后依据这些数据和智能反向地推出产品。

至于是否对标Netflix,或许陈睿并不关心,因为对于一个文青来说,内心满足,一大群人的内心满足远远高于现实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爷青回,陈睿用十年演绎了这个故事。

[!--page.stats—]